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绝对控制——负急  

2007-11-04 20:43:48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去年3月一天下午15:30左右,接到中心调警,说是宝丰路国际天娇大厦有纠纷……;我们迅速赶到现场,一了解是这样的:武广玫琳凯的一个职员WY到国际天娇的玫琳凯来办事,发现前几天在她们那里去了的一个顾客也跑到这里来了,(因为玫琳凯是直销,都是单线联系,不允许抢顾客的事情发生)就质问她,于是双方发生纠纷……

我们去了以后,把双方请到一间办公室里,让这名顾客解释一下原因,她吞吞吐吐地,有些紧张;连名字都没有说真的,这就引起了我们的怀疑。虽然在我们的追问下,她马上说出了真实姓名(詹琼  女  25岁 住汉阳),但她对她来这里的目的闪烁其词、东扯西拉、……一会儿说是来找人的,一会儿又说是走错了……我想起了在高级写字楼经常发生盗窃的情况,越看越觉得她像;于是就检查了她的包,她的包内也没有什么可疑物品,她也一副很老实的样子,但我分明发现她的额头有一层细汗;我的同事HZH仍在盘问她,我则溜了出去,问WY:“她是什么时间去的武广?”

“就是前几天!而且一连几天都去了!”WY肯定地回答;

“你们那里最近有人丢失东西了没有咧?”我提醒着她。

她立刻回答:“有啊!写字楼里人来人往的,经常有人丢东西……”

“她去的那几天有人丢东西没有咧?”我进一步问着;

“也有!”她稍微想了一会儿,肯定地回答。

“都是哪些人丢了东西?丢了什么东西?……”我开始仔细地了解;

“嗯!都是玫琳凯的!有XR、……有的是丢了手机、有的丢了包……”WY一边回忆一边回答着;

“这样吧!你现在马上想办法和她们联系!让她们立刻到这里来!我怀疑詹琼就是那个小偷!”我果断地说。

“好的!好的!……我马上……”WY连忙去忙去了。

我回到办公室,把同事拉到一边一阵耳语,然后走到詹琼身边,盯着她问道:“你老实说!你今天是来搞么事的?!莫想蒙混过关!你说的话,我会一笔一笔跟你落实的!你想好了再说!免得说错了麻烦!”

“我没有搞么事!……搞得吓死人的!我就是想来转一下!”詹琼一副委屈的样子,但是话却说的模棱两可。

“你转什么?”我追问:

“我就是想来看一下玫琳凯的东西!我看哪里的便宜撒!”詹琼一脸的可怜。

周围不知不觉围了不少来看热闹的玫琳凯的漂亮的MM,我冲她们问道:“你们玫琳凯的东西价格……”

我还没有问完,周围的MM们都抢着回答:“那不可能!价格都是一样的!……”

我瞄着詹琼:“哦?!你撒谎?你哄得了我哄得了她们?!……你冇得事到处看,看么事?!好玩?!……你再说一遍!你是来做么事的!快说!”

詹琼开始乱了,脱口而出道:“我是来想买一支眉笔的!”

“一支眉笔多少钱?”我马上提问,不给她一点时间思考;

“……我不知道!”

“那你看了这么些时看的么名堂咧?!”我根本就不相信,又冲周围的MM们问道:“一支眉笔多少钱?”

“80!”大家异口同声。

我笑了,对詹琼说:“听到了冇?!80!你身上带了几个钱咧?!我刚才看了的,大概才20都不到!你准备来还价?!”MM们哄堂大笑,我自信地说:“你没有工作,就是说你没有生活来源!你这种人根本就不可能用玫琳凯的东西!再给你一次机会!你是来搞么事的!”

詹琼的脸红一阵白一阵,强词夺理:“那你说我是来搞么事的咧!?”

我毫不客气、单刀直入:“我说?!我说你是来起娄子的!”

她做出欲哭无泪的样子:“你莫瞎说咧!你说我偷了么事撒?!刚才你们也检查了我的包……”

我纠正道:“你昂么事?!我没有问你现在偷了什么!我是问你准备偷什么?……只是有人认出了你,你还没有机会下手而已!……不是这?!那你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咧!”

周围的MM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着,为了方便工作,我只好请她们暂时回避一下,MM们恋恋不舍地出去了,我正准备继续问詹琼,一个MM又把门打开,伸进脑袋,冲我招手,我随她出去,她指着一个MM告诉我:“那个就是在武广丢了东西的XR老师!”然后我被这一大群MM们众星捧月一般来到XR面前,我问:“你认识詹琼吗?”

XR说:“不认识!……”她见我一愣,又说:“我先去看看你说的是谁!”不一会,就回到我跟前说:“我认识!我认识!前几天我在玫琳凯讲课的时候她来了的!她当时说她叫什么来的?……反正不是叫‘詹琼’!等我讲完课,就发现我的包不见了,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……”

“一个包,是新的,意大利的名牌,2000多啊!里面还有两部手机、几百块现金、还有一套整玫琳凯的化妆品(试用品)、还有驾照……,总共价值6、7千吧!”XR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、嘻嘻哈哈地比划着;

“你像丢了东西还蛮高兴咧?!”我有些奇怪;

“呵呵!那么办咧!?为必我去哭?也哭不回来撒!再说我又不是第一次丢东西了,我都被偷好几次了!……不过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!你可一定帮我把东西找回来啊!我就指望你了!替我报仇!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饭啊!……”XR向机关枪一样不停地说着;

“我们也只是怀疑!是不是她还不一定咧!”我可不能先把话说绝,接着我又详细了解了当天的一些情况,又问:“武广写字楼有监控吗?”

“有啊!但是我们上课的位置没有,在电梯有!”XR回答道;

“那你和他们保安熟吗?我想看一下录像!”我说;

“可以!可以!我想办法和他们联系!”XR很兴奋,然后找人问电话去了,……我看见又来了一个警察,于是迎了上去,一问才知道是汉水派出所的,他了解了一下情况说:“又没有证据,现在只能按纠纷处理……”我有些不满:“那我们先搞吧!看能不能搞清楚。”就打发他走了,然后我回到办公室,同事还在问着,詹琼仍然没有交代的意思,不断地狡辩着;我问詹琼:“你前几天去了武广的吗?还记得什么时间吗?”

詹琼说:“去了的!记得时间!我是下午16:00左右去的,听了一会儿课,大概17:50走的。”

“你当时是穿的什么样子的衣服?”

詹琼如实回答了,“那你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咧?!”我又问;

“我从电梯下去的。”

“这些天你都去了那些地方?”

“到处逛,我没有工作,呆在家里烦,看外面有没有什么事情做……”

“你认得XR吗?”

“认识!前几天我向她咨询了的……”

“你还向哪些人咨询了的咧?”我东一下西一下地问着,让詹琼不知道我的意图;

“没有了!,我就认识XR。”

我正问着,一个MM又把我叫出去说:“又来了一个!”

我一看,又是一个漂亮的丢了东西的MM,正一脸忧郁地等着我在,于是我过去,她焦急地说:“我是WH,也认识詹琼,是在XR丢包的前一天丢了一部手机,现在我所有的顾客都没有办法联系了,……”

我详细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她也肯定地说前几天詹琼向她咨询了的,当时人很多……我心里对詹琼的怀疑上升了许多;我安慰她说:“你先写个报案材料吧!……”台头一看,XR正和一群MM们有说有笑的、绘声绘色地讲着什么,我走到XR身边,捅了她一下问道:“你和武广联系了吗?”

“哎呀!还没咧!她们问我是么样把东西搞不见了的……”她向我解释着;

“行了!行了!尽搞些冇得用的!是她们破案还是我破案?!搞得我比你还着急!”我没有好气地说;

“呵呵……”众MM们立刻笑得花枝乱颤……XR连忙去联系去了;我看着剩下的一群MM们都望着我,也不想扫她们的兴,问道:“看见过警察破案吗?”

“没有!……”“我们在电视上看见过……”MM们七嘴八舌地回答着;

“今天你们可能有机会免费看一次现场直播……”我掉她们的胃口;

“好啊!……”“耶!……”“真的?!太过瘾了!……”MM们一阵欢呼;

我告诉她们,想看,就不要大声说话,免得误了我的事!……她们满口答应着……

我回到办公室,和同事交换了一下意见,统一了认识,我问詹琼:“WH你认识吗?”

詹琼面色难看地说::“认得。”

“那你刚才怎么不说?!”

“我怕说多了麻烦!”

“有什么麻烦的?说不清楚更麻烦!”

“我真的没有偷她们东西!我从来没有偷过东西!不信你可以查啊!你查一下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撒!……”她开始急了。

“我们现在不就是在查吗?你既然没有偷东西那为什么撒谎?你‘偷不偷东西’和你‘偷东西有没有被发现’是两个概念!”我驳斥着;

……

我发现早就到了下班的时间,于是,我对HZH说:“今天准备加班吧!”HZH没有异议,于是我又叫来一个车组(JJY LP)让他们给我帮忙。我将几个失主(又来了几个)、詹琼带上了巡逻车,去了宝丰派出所,去了一看,他们也很忙,而且还在装修,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接手,再看这些MM们那指望我们的目光,没办法!只好靠自己了!我将詹琼留在派出所,让另一个车组的同事看着,带着XR、WH来的武广监控室,保安将当时的录像放给我们看,看了几边,都没有发现詹琼的踪迹;保安解释道:“如果她当时是从电梯走的,就肯定在这里面!这里没有,说明她没有走电梯,是从楼梯离开的,那里没有探头……”我一边看一边思索着,心生一计,问道:“这能够打印下来吗?”

“可以把某一个画面打印下来,不过是黑白的,看不很清楚……”

这正是我需要的!我急忙说:“那你把这个打印下来!”

“这只是像她,又不是她!……”XR和WH不解;

“你们不管!就这了!……”我坚决地说。不一会儿,保安就把打印好的一张巴掌大的纸片交给我,我高兴地连声谢谢,然后返回宝丰所;

我对詹琼说:“你没有说真话咧!”

詹琼故作镇定:“我怎么没有说真话?!”

我逼视着她:“你再说,XR讲课那天,你是什么时间从什么地方离开的?!”

“下午5点多,从电梯离开的啊!”詹琼一口咬定着;

“你胡说!你看这是什么?认得吗?”说这着把那张‘照片’在她眼前一亮,“你是从这里走的吧?!都给你录下来了!”

她一惊!失声问道:“你们是在哪儿找到的?!”

我一听,心里暗喜,反问道:“你问我?!有没有搞错啊!?现在是我们在问你!”然后像很自然地把照片递给一起凑过来看的玫琳凯的MM们,并让她们出去回避一下。

詹琼定了一下神:“我真的没有偷她们的东西!”准备继续抵赖,但是口气没有以前硬了。

我觉得已经看见了胜利的曙光,胸有成竹,“这样吧!,我们到你家去看看!”

“那怎么行?那我妈妈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!我真的没有偷!”她慌了。

“那你又不老实交代,你说你让我们怎么向人民群众交代咧?”我做出无奈的样子,“我们就算是在演戏也要演一下撒!何况你这是证据确着!”

“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把你冇得法了!?那别个犯了死罪的比你苕些!?都自己找不痛快?!你这只是偷了别人东西撒!有么了不起的?!紧耗着有么用撒?”同事也在一边着帮腔;

我决定彻底打消她的侥幸心理:“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!你今天要么就自己主动交代,要么我们就去你家搜查!……”

詹琼惊慌失措:“我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!我都不住在家里!”

我知道她在撒谎,问:“那你住哪里?”

“我有时住在同学家……”

“那就去你同学家咧!?”

“那怎么好撒!搞得别个心里不舒服……再说她现在到外地去了……这几天我就在网吧包夜!”她开始绝望了,一脸要哭的样子;

“那那么巧?!你觉得你说的话你相信吗?你看你!打扮得还蛮清爽,收拾得还蛮刮气!这几天你是在哪里洗脸的咧?!你身上又没有什么钱,在哪里吃饭咧?”我穷追不舍地问;

“……”她没有话说了,一言不发地坐着,眼睛不敢看我。

“我告诉你!我就想看看你那天穿的那件外衣!看了我就放心了!……”

“我这几天在我叔叔那里吃饭,他是开餐馆的,我有时去帮忙,吃饭不要钱……”她编着故事;

“那好!那我们就去看看!走吧!”我也不客气。

我们从派出所一起出来;不一会,就到了玉带街,我没有让她下车,单独朝她指的餐馆走去,一个老板娘模样的人迎了上来,客气地准备招呼我,我告诉她我不吃饭,是来了解情况的,并且问:“詹??在吗?”

“他不在!等一下会来的,有什么事情啊?和我说一样!我是他妹妹,这店的情况我也知道的……”她很诚恳;

“哦!那就好!你认得詹琼吗?”我直接问道;

“认得啊!她是我大哥的丫头,我大哥早就和她妈妈离婚了,她跟她妈妈,我们好多年没有来往了……她怎么了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?”

果然不出所料,我就知道詹琼没有说实话,但还是对她礼貌地回答:“也没有什么,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些情况,在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也不好乱说,詹琼前几天来过这里吗?”我想确认一下;

“绝对没有!这些时我天天在这里栋着,不可能她来了我不知道!”她肯定地说;

“那好!打扰了!谢谢!”我告辞离开,回到车上,没好气地对詹琼说:“想坐警车兜风就直说!何必骗我们咧?!你晓得怕受打击,光说假话也过不了关撒!……然后你又准备把我们引到么地方去玩咧?!我们今天就和你耗着了!看谁耗得过谁!你不怕到处丢人现眼我怕什么!?最后去你家,……”

“你说你!你偷的几个东西都不是蛮值钱!但是害人撒!搞得别个现在所有的顾客都联系不上,这不是砸别个饭碗!?……”我暗示XR和WH;

“是的撒!我们都急死了!……这样吧!就算你帮我个忙,把我包里的资料和我的证件还我,手机和钱就算是我给你了!我也不告你了!怎么样?!”XR心领神会,开始把平时做直销的功夫亮出来……

“东西在我家里,手机我卖了,……只是我妈妈有病!不能让她知道,……警察去我家里不好……”詹琼彻底认输了,和XR她们商量着;

“那没有关系!就说我们是朋友,他是我的男朋友,我们去你家拿了东西就走!保证不告诉你妈妈……”XR在背后捅了一下我兴奋地说;

我应道:“可以!就我HZH、XR、WY进去,其他的人在车上等着……”马上做了布置。

于是我们迅速来到汉阳玫瑰街詹琼的家,一进门,XR就装腔作势,挽着我的胳膊,亲热地和詹琼的妈妈打着招呼,WY也友情客串着HZH的女朋友,我示意HZH把詹琼看好,自己拖着XR四处观察着,有一句没一句和詹琼的妈妈应付着,等把赃物清理出来,我不容商量地对詹琼说:“走!我们出去消个夜!”詹琼识趣地答应着并和她妈妈告别……

我安排詹琼上了另外一辆车,让他们跟着我,然后和HZH、XR、WY再次回到车上,我说:“趁热打铁!去詹琼交代的典当行看看手机还在不?她当的是死当!估计早就不知道卖哪里去了!”

路上,大家都很兴奋,我一看时间,22:30了!惊道:“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咧!还有一个小时,我们又要上岗了咧!……”

HZH应道:“直接连轴转算了!今天要搞就搞好!搞工作,累是冇得法的!”

XR、WY她们连忙接道:“今天你们是辛苦了!辛苦了!我给你放松一下!”说着从后面伸手在我肩膀上按摩起来,并问我:“怎么样?!我的手法不错吧!?”

“相当不错!……”;

HZH在一边笑道:“你好意思?!”

“这有么事!?别个都以我女朋友自居了!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!?搞得你女朋友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!”我和大家开着玩笑。

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不一会儿,我们到了万松园附近的一个典当行,果然一无所获。因为我们的工作基本完成,我们将双方人员还有部分赃物一并移交万松园派出所处理,正准备离开,XR她们拦住我们,坚持要请我们宵夜,我再三解释:“我们现在着制服,还带着枪,实在是不宜在外面宵夜!……”

第二天早上7:00下班,我们回去都睡了一老天!

几天后,XR还是请我吃了饭,她问我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警?”

“巡警撒!你看不出来?!”

“我弟弟也是警察,是分局的,我回去把这事跟他讲了,他说巡警一般不办案……”

“我们是市局的!”我应付她道,我怎么好意思说:我们今年3个月了还没有开张,我当队长的已经是负了急咧!并且遗憾地说:“詹琼虽然刑事拘留了,可惜没有把你们的手机追回来……”

她告诉我,其实她根本不在乎包里面的钱和手机,但是那包对她来说有特别的意义,……

“是他送你的?!”

“嗯!……啊?!你说哪个他啊!?”她随口回答我,又不好意思腼腆地问;

“还有哪个他,不就那一个他吗?呵呵……呵呵”

……

“你们真敬业!……少见的好警察!也很快活!我的偶像!”她笑道;

“偶像?你是说我是你呕吐的对象?!”我和她开玩笑。

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,万事开头难,自从我们开张了以后,我们的成绩就开始泛滥了,年底考评,我们队是第一名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