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拦截、控制、搜查  

2008-04-22 21:38:32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8年4月21日晚上19:00左右,电台传来指挥中心的通报:“在硚口路加油站附近,有几个人正在殴打一个人,并正把那人往一辆蓝色出租车(鄂AY68??)上塞,……”我车组正在附近,马上迅速赶往事发地点……。

到了现场,没有发现异常,我急忙拿起车台向指挥中心了解:“我已经到了现场!没有发现异常,请问那辆出租车往什么方向走了?”

指挥中心回答:“那车上了月湖桥!往汉阳方向去了!……”

我和同事JJW立刻跟踪追击;同时,指挥中心也立刻布置汉阳的巡逻车进行布控;不一会儿,在汉阳琴台路的月湖桥路口,我发现了正在等红灯的那辆出租车,我们当机立断超到前面将它截住(JJW马上用电台通知周围的巡逻车过来支援)。我警惕地向出租车里面观察了一下,发现出租车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的,后面坐着三个男的,都是三、四十岁的人且神色紧张;我握住枪,命令出租车立刻熄火,并且将出租车的一边车门控制住,JJW也非常默契地将另外一边控制住。我大声向出租车里面的乘客命令:“都不要乱动!把身份证拿出来!”

坐在出租车里面的人看见我这样的气势,都老老实实地没有动;后面的一男的(明X  39岁  ),掏出一个装驾驶证的皮夹递给我,我示意他一个人先下车,然后命令他将双手放在车上,接着我熟练地在他身上摸了一遍,确信他没有携带危险物品;然后如法炮制地对另外两人进行检查,确信安全以后,我们将车上四名乘客带到路边的安全地带,我问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!?”

车上那女的和后面坐在两边的男的异口同声地说:“没有什么事!几个好朋友喝多了,争了几句,然后动了几下手!现在问题解决了……”

我向坐在后面中间脸上有明显皮外伤的男的(秦XX 46岁 硚口人)示意,让他说说事情经过。

秦一脸怒气:“不是的!他们想绑架我!”

这时附近的两台巡逻车也赶来帮忙,我安排他们先将那两男一女看住,然后把秦带到一边询问,秦说:“我和他们根本不熟悉,是前两天经朋友介绍去打麻将认识的,当时那女的(成XX  45岁  硚口人)要求我和她一起在桌子上‘弹棉花’(即:打麻将的时候出老千,做笼子‘赢’别人的钱),我没有照做,结果她输了600元;今天他们把我约出来说是我害她输了钱的,要我承担一半的损失。我见他们人多,就给了她300元钱;他们又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去‘谈’一下,我有些担心,不愿意去;于是他们就往死里打我。”他边说边向我展示身体上的伤痕,并指着其中一男的(周XX 45岁  球场路)“当时是他把我的一条项链拉断了,我大声说:‘我项链断了!’他说:‘你项链掉了该你背时(倒霉的意思)’于是他们把我强行塞到出租车里面。……”

这时那边的成XX突然冲秦大声嚷道:“你莫乱说啊!你想好了再说!……”

我果断地走到成XX面前,毫不客气地喝道:“你喊什么!?这里哪有你喊的份!?我问他情况,他如果编了瞎话蒙我,我自然会依法收拾他!用不着你来提醒!你再喊,我当你是在威胁他!”

成XX连忙答应:“好!好!好!我不说了。”

我再次来到秦的面前了解情况,秦继续说:“现在我人被他们打伤了,项链也不见了!……”

我问:“你戴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项链?值多少钱?”

秦不加思索地回答:“是一条26克的铂金项链,我一年前买的,当时花了12000元,我有发票的!”

我心里暗自盘算:现在的金价可涨到560元一克了咧!那条项链还不值一万四以上了哦!于是立刻安排人再去出租车上仔细检查,结果一无所获;我想到从我拦下出租车的时候起,成XX就时不时地用手在胸前隔着依法挠着,我估计她胸罩里面可能有什么状况,于是我走到他们三人面前故意轻松地说:“就这么一点小事,搞得吓死人的!都大人大事的了,有这必要吗!?”

他们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!耽误你们时间了!我们自己可以解决……”

我严肃地问道:“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,可是人家讲他的项链不见了,怎么搞咧!?你们谁看见了!?”

那三人异口同声:“我们没有看见!他根本就没有戴项链!……不信你可以搜!”

我特意再问成XX一遍:“你看见了吗!?”

成XX语气貌似非常肯定:“我怎么会看见咧!?开玩笑!他们男人打架,我一个女人哪里拢得了边?我没有看见,我是在家听到他们在打架的消息才急急忙忙地出来劝架的!你看我还是穿着睡衣出来的咧!”说着她抖动着睡衣,表示里面没有夹带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我知道再怎么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我也懒得和他们在外面耗时间;于是我对大家说:“那这样吧!我们一起去派出所把事情谈清楚。”然后特意安排LC押着两个男的(周XX、明X),SG开车:让秦坐另外一辆警车JJW开的警车;我则带着成XX坐在出租车上,一起去荣华派出所。在出租车上,我丝毫不放松对成XX的监视,直到派出所,我又安排专门的人控制嫌疑人,并且将我的分析、判断向派出所的同仁悄悄进行了沟通,派出所的同仁笑了,胸有成竹地说:“那简单!交给我们来处理吧!”

我再次回到成XX面前,试探她:“秦一直说他的项链不见了,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吗?”

成XX像是第一次听说一样,很吃惊的样子:“啊!?什么项链啊!?我不知道啊!”

我一看就明白了,太表演了!这反而让我更加确信她在撒谎;这时,我看见她的手从后面伸进衣服,于是转到她后面,故意让她知道我在防止她再次做小动作;成XX装得像很无辜、很无奈的样子对我说:“唉!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!好像我准备做什么似的!你如果对我不放心,我可以把衣服解开让你看!”说着,作准备脱衣状。

我知道她是在给我做样子,但还是笑着稳住她:“算了吧!你都这么大年纪了,我对你根本没有兴趣!”然后转身出去了(我事先安排了LC时时刻刻专门盯住她)。

 当我正在派出所一边交流、一边在电脑上查看嫌疑人的基本情况的时候,一个很机敏模样的女民警推门进来,看了我一眼,然后捅了一下坐在我旁边的同仁问道:“听说你找我!?又有什么事情麻烦我老人家啊!?”

那派出所的同仁也笑了,解释道:“市局巡警处的朋友拦截了……,现在需要对那个女的进行搜查。”

我在旁边也将自己的判断告诉她,提醒她注意。并且看着那女民警将成XX带进一间单独的房间,然后就和我的同事们在外面耐心地等待搜查的结果。

大概10分钟以后,门打开了,那女民警拿着断成两截的铂金项链和一千多元现金押着成XX出来,我长吐了一口气,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!我再次讯问成XX:“现在你怎么说咧!?”

成XX还企图狡辩:“这项链是我在地上捡的!……”

我打断她的话:“我几次给机会你,你都说不知道项链在哪里,那怎么在你身上搜出来了咧!?”

成XX作委屈状,继续强辩:“是他自己把项链弄掉了!……”

我接过她的话来:“是的!他的项链掉了!正好掉到你胸罩里面去了!”

周围哄堂大笑,成XX一脸尴尬,我也不想和她啰唆,接着让人跟派出所的同仁办完交接手续,然后执行新的任务去了。

晚上下班,回到单位,大家还在兴高采烈地谈论这件事情,我对LC解释道:“我把车拦下来,当时就感觉成XX有问题,但是我又不好明说 ,于是我让你把那两个男的带走,我亲自带成XX去派出所,一路上,我就把她盯死了,她根本没有机会玩花样,到了派出所,她还死不认帐,我就让你把他看住,……结果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