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绝对控制——不眠之夜  

2008-10-19 20:09:19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话说16日体能测试完了以后,我就和同事开玩笑:“上午刚刚测了体能,估计下午身体就会有反应的了,如果今天我们遇到了犯罪分子那才过瘾咧,肯定要好戏看了!……”

大伙儿一听,哈哈大笑:“那还能够怎么办!?还不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……。”

世上有许多事情就是没发说,要不怎么说:冥冥之中有定数咧!果然,下午一上班,我和HYL车组就在古田四路巡逻的过程中遇到了两辆正准备启动的汽车;我们一看,上面人特别多,而且都是年轻人,……很不正常哦!我们立刻将他们拦下盘查,当场从车上发现一蛇皮袋子砍刀,显然是准备去什么地方打架的!再一清点人数,他们一共17人,还好我们配合默契,一面镇定地控制住他们,不许他们下车(当然是先把车钥匙没收了);一面通知附近的同事赶来支援。信好这一伙人只是准备去打架,还没有打;加上几个领头的被我们控制得死死的,他们既没有反抗、也没有逃跑,总算安全地把他们全部带到了长丰乡派出所接受审查。事后我们也觉得心有余悸,哪知道更刺激了还在晚上咧!

23:30,我们再次上岗;这时我们几乎所有的人的身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酸痛反应,刚刚转钟,17日0:05的时候,我们正巡逻到解放大道宝丰路附近;本来在夜晚是人、车辆较少的路面上,突然出现近20名各自手持木棍、铁棍、硬橡胶棒的人群,追逐着几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,把他们围在当中,乱棍齐下,一顿暴打……;走在我们前面的ZJ、HZG车组当即停车制止,那伙人一看警察来了,立刻做鸟散装,……,路边的群众也惊慌失措,唯恐避让不及惹祸上身,那叫一个乱哦!其中几个跳上一辆(鄂AEW059)的黑色轿车准备驾车逃跑,好个HZG!迅速拔出手枪,纵身跳到马路中间,拦住汽车的去路,并且用枪指着驾驶员大声喝道:“你冲啊!你敢试一试看!……”

趁司机迟疑的时候,我、HYL、ZJ分别从车的两侧冲了上去,一把把车门打开,将车上的4个嫌疑人按在地上,反铐起来,当场收缴带血的各种棍棒5根,匕首一把。ZJ对我说:“这里我们控制,你去看看那几个是不是被打死了!”我嘱咐道:“赶紧叫人过来支援!落实他们的身份!”反身跑到躺在路边动弹不得的两个伤者旁边,我一看,那叫一个惨啊!头破血流的!我大声问:“伤到哪了?”

那两个一面痛苦的呻吟,一面央求我:“浑身上下都是伤啊!求求你送我们去医院吧!”

我为了了解他们的伤情,试探地问道:“好的!你们先站起来!……”

那两人挣扎了一下,无可奈何地表示动不了了;我立刻向指挥中心通报了情况,请求警力支援、请求122支援。接着我问那两人的身份、行凶着的身份、原因,这两个是曹伟(男 20 黑龙江鸡西新发乡人)、郭锋(男 22 黑龙江佳木斯人)两人均表示不认识对方,不知道为什么挨打……。

我立刻用伤者的手机通知了他们的朋友,告知他们大概情况,以及我们将护送他们去同济医院急救;不一会儿救护车和派出所的同事都到了现场,我指挥工作人员将伤者抬上救护车,并且安排其他的同事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互相配合,将嫌疑人押送至派出所去。我则亲自护送伤员去了医院;同时进一步了解情况,到了医院不久,曹伟、郭锋的朋友又送来了一个伤员(王崇洋 男、23 黑龙江鸡西市新发乡人,他当时遭到攻击后,忍痛逃离了现场,现在伤痛复发、痛得直冒冷汗),我通过侧面了解,是因为生意上的竞争(也不是什么正当的生意),被人请的打手堵住报复……。医院的医生、护士忙个不停,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,就嘱咐他们的朋友:“现在打人的一方我们已经抓获了几个,你们现在招呼他们看病,看完病以后把病历带着,去汉水派出所解决问题。”在他们表示听明白了以后,我才离开去了派出所。在派出所里,我和他们将了解的情况逗了一下,基本一致。同事们关心案情问我:“他们伤得怎么样啊?”

我如实相告:“医生还在救治,具体伤得怎么样我还不清楚,但是我送去的那两个估计腿被断了,身上怎么样要等医院的结果,……”这时,我注意到了墙角放着缴获来的棍棒,其中一根带血的锄头把都折了。

这几个嫌疑人都被派出所的同事连夜突审,我们登记了他们的身份(洪昌龙 男 23 黄梅孔垄镇人、余茕 男 23 武昌人、杨涛 男 32 武昌人  、秦战军 男 23 豫滑县八里营集村人),然后离开派出所继续巡逻;(第二天,去派出所回访,才知道那3名伤者是一个轻伤、两个重伤;其中一个的脾脏被摘除了。那4个嫌疑人有两个被刑事拘留、两个被行政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)

刚刚在路上转了两圈,HYL就发现在金叶大厦附近有一辆轿车(鄂ADB703)停得奇怪,靠上去一看,车里4个年轻人看上去不像什么好鸟,拦住他们的去路以后我下车示意司机下车接受检查;不一会儿,我就从他(高立人 男 23 汉阳人)身上发现了10颗‘麻果’、一小袋‘冰毒’。经过盘问,他们是同学聚会以后,准备找个地方‘嗨’一下……。我通知HZG、ZL车组过来帮忙,一起把他们送到汉水派出所去;到了派出所,HZG跟我打了个招呼:“你们忙咧!我们出去转转……”然后就离开了;我和HYL则留在那里办理交接手续。哪知道刚刚过了10分钟,我电话响了,就听到:“你快到宝丰路的艳阳天来帮忙!……”电话断了!

我立刻意识到是有急事了!连忙叫上HYL一起冲出派出所,驾车向宝丰路奔去。一到现场,就看见我那两个同事气喘吁吁地按着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,刚刚把他铐上,地上尽是白色粉末,我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是毒品!旁边还有几个看热闹的群众,ZJ正请一个艳阳天的保安去取扫帚、撮箕、一个干净的塑料袋来(准备把撒在地上的毒品收集起来,这可是重要的证据哦);我一面叫HYL把嫌疑人押到车上去,一面了解情况;原来,他们从派出所以后,经过这里,看见一辆可疑的无牌轿车逆行过来,准备将那车拦下检查,不料这嫌疑人(雷健佳 男 25 嘉鱼人)突然从副驾驶的位置上夺门而出,拼命狂奔,那车也趁机启动逃跑。ZL、HZG只好对雷穷追不舍,追了100米左右,3人扭打在了一起,接着在地上滚成一团……,终于将他制服。我看了一眼嫌疑人的挎包,里面有一个塑料袋,装的全是白粉!大概有500克!我问雷:“这是什么!?”

雷垂头丧气:“是‘K粉’。”

我继续问:“跑的那个是谁?”

雷显然不愿意老实交代,在那里一通胡说八道,我也懒得和他在外面纠缠,准备安排带他去荣华派出所慢慢审查。ZJ悄悄告诉我:“刚才我们抓他的时候,他的一条金项链掉在地上了,当时我们正在和他搏斗,顾不上拣,现在那条项链不见了……”

这可是节外生枝咧!我说:“那一定要找到,否则不好说啊!……”

很明显,肯定是周围看热闹的群众拣了,我们经过分析,把目标锁定在了刚刚去拿扫帚的保安(丁承学 男 28 汉川韩集乡双凤岭人),只有他离开了现场;于是把他拉到一边旁敲侧击,他先是矢口否认,但脸色明显异样地尴尬,我们心里有底了,对他施加压力:“保安本来是应该帮助警察维持秩序的,你先帮我们收集证据本来做得很好,别一念之差,为了一点小便宜违法就不好了咧!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抓的是什么人,你以为不拿出来就没有人找你要了吗!?我们放过你,有的人恐怕不会放过你吧!再说,如果我们找到证据证明是你干的,你再说就不利了咧!……”

丁承学在我们的攻势下,扛不下去了,加上他本来还算是个老实人,只是一时贪财、顺手牵羊而已;他只好承认了,交代:“是我拣了,我去拿扫帚、撮箕的时候把它趁机藏到花坛里了……”

我们立刻肯定他的态度:“你去把项链拿出来吧,我们就当这事儿没有发生。”

保安去找项链(有人陪着去了),我到车上观察了一下雷健佳,发现他长得特别强壮,还不时地暗暗使劲,企图把手铐挣开、逃跑,我把手搭在他肩膀上(这样等于是告诉他:你一用劲,我就立刻可以发现,别白费力气了!)我问他:“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

他像泄了气的皮球:“我以前在武汉体校是练柔道的。”

……

我和聊了一会儿,然后叫过ZJ:“你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吗?是练柔道的!”

ZJ大惊:“啊!?难怪他那么打力气,真是把我们累死了!看来,经常锻炼一下还是有好处的哦!哈哈哈哈!”

不知道丁承学是紧张,忘记了藏项链的地方了,还是有人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,把项链拿走了;那保安在花坛里找得满头大汗仍然是一无所获,我们只好连他一起带到派出所移交。虽然他苦苦哀求,表示家里还有一个怀孕的妻子、表示愿意赔偿……,但我告诉他:“你必须去派出所把事情讲清楚,至于怎么办那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到了派出所,HZG、ZJ又把移交的工作推给我,自己又慌着到外面寻找猎物了。我们在荣华派出所把案件移交完毕,已经是早上5:30了,我感到有些疲惫,跟HYL打趣:“这个夜班上得才是happy咧!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马上要下班了,台帐还没有写完,找个亮一点的位置我们先把台帐写了吧。”

一连抓获好几批犯罪分子,HYL也很兴奋,稍带遗憾地说:“这盘查有时候还是需要一点火气啊!如果我们不是先发现那几个带‘麻果’的小混混,也不会叫HZG、ZJ他们过来帮忙;他们不过来,也就不会经过艳阳天那里回去,也就碰不上这一笔案子,……”

我笑道:“我们这是拣了芝麻、丢了西瓜哦!”

我们边聊边写台帐,边等着下班的时间,哪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!就听见指挥中心呼叫:“汉阳琴台路的车请报台号!”

是呼叫HZG、ZJ他们,我见他们没有答台(不知道是什么原因),立刻回答:“我是30,请讲!”

“汉阳车站横街52号有一小偷入室盗窃时被安保队员发现,群众将他堵在屋里,小偷抱着煤气坛子扬言:如果不放了他,他就引爆煤气坛子。你们赶紧去看一看!……”

这可是紧急的案情啊!我把台帐丢在一旁,让HYL驾车向发案地飞驰而去,同时用电台呼叫汉阳的车组支援。赶到现场以后,我看见消防队、翠微派出所都已经先赶到了;我问:“在哪儿啊!?”

有人扬手一指:“就在那里,一楼!”

我一看,一个30左右的猥琐的男子正隔着铁栅门歇斯底里地叫嚣着,我看见我们中队的HZH、XLQ车组也赶到了现场,于是和HYL一起上前做出准备和他谈判的样子,慢慢靠近他,他正从铁栅门里伸出手跟我比划着,嘴里不停地嚷着什么,身后不远的一个煤气坛子正“嗤嗤”地放着煤气;我大声对他说:“你苕(傻的意思)了啊!?你又没有偷到东西,一大早在这里叫什么?吵大家的瞌睡!?”

就在他把手挥过来,准备指着我说什么的时候;说时迟、那时快!我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,使出全身的劲把他的手向外拽;HYL也心领神会,迅速抓住他的另外一只手往外拽;我大声呼喊:“快过来帮忙!”立刻有无数只手从我们后面伸过来,牢牢地抓住嫌疑人,将他活生生地固定在铁栅门上面(我们可以把他的手从铁栅门的空隙处拽出来,但是不可能把他整个人从铁栅门的空隙处拽出来),立刻有人打开铁门,一个派出所的民警冲进去麻利地将煤气坛子关上,消除隐患,我们则七手八脚地将嫌疑人拖到路边,将他按翻在地,铐了起来,……。经初步审查,他叫李毅  31  黄陂三桥镇人 属于涉毒人员(该犯后被行政拘留)。我们将他移交翠微派出所,并且向指挥中心汇报情况,办理完交接手续后离开派出所,这时我一看时间,上班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!

接班的同事遇到我们笑嘻嘻地问:“你们真是忙啊!全局都听见你们在忙了啊!干脆再接着上一个班算了!……”

我苦笑道:“TMD!这个夜班上得才是吃亏啊!一晚上连个眨眼睛的时间恨不得都冇得!真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不眠之夜啊!再搞不得了!我要回去睡觉了!”

结果我回到家里,一觉睡到了下午16:30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5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