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伤感的情人节  

2009-02-15 09:21:55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2月13日23:30,我和XLQ开着巡逻车出去执勤,也没有太多的刻意;我们一边聊着,一边转着,一边注视着街面的情况,一切都似乎很正常。

1:40(这时已经是2月14日了)左右,我们转到太平洋附近,突然发现冷清的街道旁边有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扭打着,XLQ示意我:“慢点!你看那里怎么啦!?”

其实我也看见了,我急忙把车靠了过去,停下,问道:“怎么回事!?”

他们看见有警察来了,男的死死地抓着那女的的衣服和胳膊,一边拖着她走,一边应付我们:“没事!我们是一家的,她有神经病!……”

女的却拼命地挣扎着并大声反驳:“你才有神经病咧!我没有神经病!……救命啊!……我害怕!……”

我们立刻下车,示意他们先把手松开,有事慢慢说;那男的却像是一旦松开了就再也不可能得到她了似的,就是不松手,并且焦急、慌乱地说:“我不能松手,她有神经病!我一松手她就跑啦!……”

女的却是泪流满面,身上的短大衣都被撕裂了,还在挣扎,同时有哀求的语气央求我们:“求求你们帮帮忙,我根本就不认识他,……,你们看我这样子像是有神经病的吗!?……”

那男的也不顾我们在场,死死地搂住女人的脖子,把她往路边拖,我看见那女的被男的的胳膊挟着,起都喘不过来了,担心她有危险,立刻挡住他们的去路,质问那男的:“你是干什么的!?先把手松开!”

那男的还在强调担心她跑了,她有神经病,……,那女的则苦苦哀求我们帮帮她,我说:“你们先把手松开,谁也跑不了的!你们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!……”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,我把他的手强行掰开,并让XLQ先照顾她。

男的立刻把身份证掏出来给我看,他叫椹昌进,22岁,洪湖人;女的说身份证丢了。我想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,想把他们先分开、再询问,于是对女的说:“你先到车上去,我需要先弄清楚你的身份,……”

那女的倒的非常配合,马上钻到我的车里,并说:“你们可以查!我是绝对不能让他再跟着我啦!太可怕啦!……”

椹昌进却执意想和她在一起,不顾我们的劝阻,挣脱我们,也挤进了巡逻车,再次死死地抓着那女的不放,那女的则高声呼救,声泪俱下,引来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。任凭我们反复劝说,男的就是不听,女的被困在车里,下不来,在狭小的车内,也不利于我们上去开展工作。我头都大了,又没有事先对椹昌进搜身,也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原因,万一……,我当机立断,扯住椹昌进的双腿,在XLQ的协助下,将他强行从车里拖了出来。椹昌进歇斯底里地挣扎、反抗,那女的缩在车的角落里痛哭流涕,那个乱啊!幸好我们附近的一台巡逻车经过这里,看见了,连忙过来帮忙。

我在对椹昌进反复警告无效的情况下,不得不将其掀翻在地,喝令:“把他铐起来!”(其实按规定,在他没有犯罪嫌疑的情况下是不能铐他的,但当然我实在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控制他了),并且让人把他带到另外一台巡逻车上去询问情况,我则亲自询问那女的的情况。女的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,条理清楚地回答着我的提问。原来,女的是叫胡雪云,31岁,河南焦作人,在汉打工,认识了在发廊工作的椹昌?,于是有了联系;春节期间,她辞去工作回去过年,节后,胡雪云从焦作返汉准备重新找工作、找地方住,不料,身份证被小偷扒了,不能租房子,于是和椹昌?联系,并用他的身份证租了一套房子(钱全部是胡自己支付的),而椹昌进也刚刚辞去工作,也没有地方住,于是两人就住在一起;椹昌进对胡雪云开始追求,而胡也对他有一定的好感,同意相处、同居,但胡认为双方年龄差距大,将来是不可能在一起的,况且自己还离过婚,他们之间只能是朋友;哪料椹却不同意,把胡雪云看得死死的,生怕她出去和别人来往,甚至不同意她出去找工作,并且常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,情急之中,椹昌进还用瓶子将自己的头砸伤,表明心迹;这却让胡雪云开始反感、害怕,于是,决定分开,椹昌进死活不同意。

13日,胡雪云利用陪椹昌进去医院看头上的伤的时候跑出去,胡雪云的朋友也劝她立刻分开,并且提醒她:“像他这样十分偏激的人是很危险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杀了你的!……”

而椹昌进却想和胡雪云一起渡过一个完整的情人节(通常情况下,人们一般是在2月14日的白天,或者是晚上开始一起渡过,他却是从凌晨就……),于是用钥匙锁在房间里了的借口将胡雪云骗了回来,准备再次将其关在屋里,于是,发生了开头的一幕。

这时,那边的椹昌进也逐渐安静了,同事反馈过来的信息和我了解的也基本一致,只是椹昌进说:“是因为怕胡雪云在外面吸‘麻果’(一种冰毒)才这样的。”

我问胡雪云:“你吸‘麻果’吗?今天吸了吗?”

胡雪云很坦然:“我其实是很反感吸‘麻果’的,不过有时候朋友们在一起,我也吸两口,我知道这不好,今天也吸了的。但我不会说他们是谁,免得我以后不好做人。”

我觉得她不像讲的假话,提出:“我可以去你租住的地方看看吗?”

她毫不犹豫:“可以!正好我也要回去换衣服,我准备到我朋友那里去住,这房我不准备租了,……”

我在她租住的房里观察,觉得她不像是在外面经常吸毒的,于是劝她:“吸毒不是什么好事,以后别粘这东西了;你不想和他在一起是你的权利,但是他既然对我们说了你吸了‘麻果’,那你还得和我们一起去一趟派出所,……”

胡雪云很是诧异:“怎么!?你们要关我?我……。”

我解释道:“如果我们就这样不管的话,你那这么偏激的男朋友肯定投诉我们,……”

胡雪云强调:“我是不会说我和谁一起吸的,……”

我不想和她纠缠,说:“那是你的事!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于是,我们把他们一起送到了汉水派出所;都后半夜了,派出所就一个人在值班,当我介绍完情况以后,因为没有办法同时问两个人,于是,值班的就只好先请椹昌进到侯问室等着,他边和我们办理交接,边向胡雪云询问情况。这时,椹昌进哭泣道:“我还从来没有坐过牢啊!想不到……,千万不要告诉我的家人!也别告诉她的家人!……”

我打断他道:“坐牢!?那是法院判了以后的事情,是犯罪分子是事!这是侯问室!是让你先在这里等着,一会儿就有人问你情况的,别哭啦!”

椹昌进还在那里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人一样,流着泪唠叨着:“我对警察没有好感,但也不恨警察,想不到今天……”

胡雪云轻蔑地冲他问道:“我就对警察有好感!我说你哭什么!?有什么好哭的!?我最见不得一个男人,没事就哭哭啼啼地……,别哭啦!真是丢人!”

椹昌进又流着泪,不停地央求派出所的警察对胡好一点,不要关她,……

我制止道:“你安静一点,人家怎么会虐待她咧!?你不要捣乱,问你的时候你就说,没有人问你,你就别开口!……,免得影响人家的工作!……,你是一个男人!遇事处事都应该冷静!你如果给她一点空间,怎么会是这个一样咧!?”

椹昌进表示自己知道错了,以后一定改,恳求胡雪云原谅他;并且对刚才的不冷静表示道歉,但泪还是在不停地流淌着。

胡雪云却一直在对派出所的民警说:“他对我还是很好的,就是脾气太坏了,太偏激了,他每次都知道错了,但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,我怕他真的有一天会杀了我,……,而且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了,……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我准备回老家去了,再也不回来了,……”

在离开派出所的时候,我猛地想起,今天是情人节,想不到他们这一对情人却在情人节的这一天搞成这样。

唉!……,真是一个伤心的情人节!这恐怕是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人节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