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绝对控制——请君入瓮  

2009-02-24 20:51:12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3:30,我和刚刚调到我们中队来不久的YXH一起出发,开车巡逻,在可能出现犯罪分子的区域慢慢地转着,两人警惕地仔细观察周围的状况,不时地对可疑人员进行盘查;虽然也遇到了几个不是什么好鸟的东西,但却没有抓到他们什么证据,只能登记以后让其离开。YXH抱怨道:“今天的运气真是不好!加上又是星期一,犯罪分子好像还没有开始出来活动,……”

我不以为然:“你听电台里面,其他的地方那么忙,我们这里怎么可能没有犯罪分子的活动咧!?刚才肯定是我们盘查的时机不对,不是早了,就是晚了,我们中队已经在这里抓了他们那么多的人啦,现在他们狡猾着咧!不过他们不可能不出来,总会碰上的!……”

快到2:30了,还是一无所获,我对YXH说:“我们再在这里转最后一趟,再没有,就换一个地方看看,……”

YXH点头答应,开着车转到海军工程学院附近,见路边有两个人正在那里指手画脚地谈着话,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鸟!我们立刻来了精神!这个地方可是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场所,也是我们屡屡出成绩的风水宝地!YXH连忙把车靠过去,停在他们旁边,下车盘问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那两人显得很镇定,异口同声:“没干什么啊!我们刚刚宵完夜,在这里聊聊天。”

我注意到了,他们回答问题的时候,声调提高了不少!(这是《别对我说谎》里的一个经典的场景!很有趣!),我不动声色,那边YXH继续问:“你们是哪里的人?身份证咧?”

其中一个立刻表示:“我带了身份证,这个地方是不大太平,查一查也好,你们真是辛苦啊!这么晚了还不休息……”边说边掏出身份证,递给我们,还解释:“我们就住在这跟前!不是坏人!……”

另一个则说:“我没有带身份证,我就住前面,不信,我回去拿给你看!?”

我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笑道:“没带也没有关系,我们只是了解一下,不用回去拿了!”我在一边警戒着,让YXH对他们进行检查,YXH问道:“你们身上带什么东西了吗?”

那两人立刻大声表示:“没有!没有!不信,你们可以搜!……”说着,双手在身上到处拍着,很坦然的样子,表示没有夹带,但他们的声调又高了不少。

YXH问其中一个叫叶国庆的:“你那包我可以看看吗?”

叶国庆立刻把挎包拿到YXH的眼前,打开,“看吧!里面没有什么,就是手机,还有就是我吃的药、钱包……”

YXH用手电筒往里面照着,把手伸进包里,翻动着,从里面掏出两个方铁盒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叶国庆的脸很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,随即很无辜地大声回答:“哦!这啊!这是我刚才在那边捡的!……”

这太明显是假话啦!但我见那两个人的块头还挺大,加上又住在这附近,心里寻思着:如果他们一旦矢口否认,再大吵大闹,恐怕我们一时半会儿也难得把他们带走;于是顺水推舟,将计就计问:“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吗?”我不等他回答,立刻打开其中一个铁盒,里面几包粉红色的‘麻果’静静地躺在里面,发出特殊的香味。我再次问叶国庆:“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”

叶国庆随口回答:“是‘麻果’。这不是我的!我刚才捡的!……”

我做出轻松的样子,笑道:“你真是会捡啊!还知道是‘麻果’啊!?业务还挺熟!”随即用客气而又不容商量的口气说:“这样吧!大家都看见这东西是从你包包里面拿出来的,是吧!?至于是谁的、哪来的,我们需要调查一下,……,放心!说得清楚的!”

叶国庆强做镇定,点头称是!我继续说:“那为了安全,当然也是要求,我们还是把你铐上,回去以后再解释,你放心,我们不会给亏你吃的。来!你自己带上吧!”说着,我一副把这事当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的样子,把手铐掏出来,递给叶??,YXH在一边诧异地看着,但没有说话。

叶国庆接过手铐,自己把自己的一只手铐上,正准备再铐另外一只手的时候,我平静地示意YXH:“你帮他一下,反铐起来。”

叶国庆和我商量:“还是就铐前面吧,这样舒服一些,我又不跑!……”

我解释道:“必须是反铐!这是要求,我们铐松一点,保证你不难受!”

YXH立刻麻利地将他反铐起来,我悬着的心也落了地,于是我又‘关切’地对他们说:“你们就住这附近!?那你们在大街上就这么被我们铐着,万一让你们过路的街坊看见了,不管你们有没有事儿,都不好看,我看你这样儿,也是一个讲面子的人,我看你们还是到我的车上去待着吧!”

叶国庆连连点头,十分配合地上了我的车,我又对另外一个人(邹鑫桥)说:“你也一起去吧!我知道你身上没有什么东西,我不铐你,但是你们刚才在一起,我也得问问是怎么会事儿。”

邹鑫桥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,乖乖地上了车。我立刻对YXH说:“我们赶紧离开这儿!”

YXH心领神会,立刻将车开到水厂(那里比较宽阔,人也少),把车停下来,我漫不经心地问叶国庆:“这东西是你自己的吧!?你今天吸了吗?”

叶国庆还想抵赖:“我今天没有吸,我不吸这东西。”

我笑了,嘻嘻哈哈地问:“你不吸!?蒙我的吧!?你以为我是昨天刚刚当的警察啊!?和你们打交道打少了啊!?我也和和你废话了,就验一个尿怎么样!?”

叶国庆一脸的尴尬,停了一会儿,说:“我昨天吸了的,……”

我等的就是这一句!胸有成竹地说:“还是呀!你早说嘛!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,你那东西哪里买的?有多少?”

叶国庆也没有信心抵抗了:“从别人那里搞的,大概有一百多颗吧!”

我打开另外一个盒子一看,是‘冰’,故意问:“你这‘沙’一共有多少咧?”

叶??纠正道:“那是‘冰’,大概有几克吧,具体有多少,我也不大清楚。”

我又问和他一起的邹鑫桥:“你是怎么回事咧?”

邹鑫桥以为我没有拿住他的把柄,狡辩道:“这东西又不是我的,我只是和他说说话而已。”

我单刀直入,问:“这,你搞了的吗?”

邹鑫桥还想装腔作势:“你什么意思?我搞什么?”

我冷笑道:“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!?你刚才宵夜吃的是什么好东西啊?也推荐给我们去吃吃撒,一开口就满嘴的香味,比女人都香,要不我们验验尿!?”

邹鑫桥立刻‘恍然大悟’:“哦!你说这啊!我今天搞了的。”

至此,基本案情清楚了,我们把案件移交汉阳永丰派出所(我故意把他们移交到一个比较陌生的地方),经过清点,我们一共收缴:‘麻果’159颗、‘冰’15小包、现金10940元)。回来的路上,YXH对我刚才在抓捕对方时的表示表示不解。我耐心地解释道:“这类案子,关键是先把人控制住。我们两对两,他们的块头不小,又在他们家附近,周围什么情况也不清楚,万一闹起来了,他说是刚刚捡的,如果再死咬着不松口,那不就把事情搞复杂了?我们的人也不一定马上就能够赶过来支援,那就麻烦啦!我先不和他纠缠是不是捡的,只要他承认是从他那包里拿出来的就行啦!然后‘照顾’他的面子,把他们先带离那是非之地,再慢慢地问,他不马上就缴枪了吗!?你看这事儿办得,就像是老朋友见了面,一起聊聊天、开开玩笑、吃吃饭一样,轻轻松松、自自然然、随随便便的,让他们自动地到案、交代;总比他们拼命反抗,我们再费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们捉拿归案省事儿多了吧!?当然,我们还是要内紧外松,时时刻刻保持警惕,别让他们看出来了,是吧!?”

YXH连连点头称是。我如释重负地说:“这个人肯定是被刑拘了的!,这样一来,加上以前的,我们今年的任务就完成一半啦!”

YXH兴奋地说:“哈哈!好搞啊!我们不能按大队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最起码要把这标准再提高一倍,这样才配在咱们一中队呆着!”

我一听就乐了,和这样的弟兄一起工作,任务怎么可能完不成!?

另:3月2日,我们去永丰派出所回访,得知叶国庆被刑事拘留,邹鑫桥被行政拘留15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