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言教不如身教  

2009-04-05 19:50:03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半个月前,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们中队的人员进行了微调;这样以前的车组就不得不也重新进行适当的调整。其中涉及的成员HZG和我商量:“我不想再和老同志一个车组了,我想带一个新同志,……”

我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他心高气傲、直截了当地说:“现在我听到有人说我以前的业务成绩突出,并不是我有能力,而是因为我跟ZJ在一个车组,我想证明自己,带一个新同志,我可以从头教他,也一样能够取得好的业务成绩,;另外,我对你们的一些工作方法有异议,我认为不是很恰当,不适合我取得成绩。比如:你们总是几台车组一起在路上设卡盘查,而我习惯在重点部位附近有针对地盘查,这样容易出成绩。还有我认为你们那样工作,有安全隐患!……,但是我如果跟老同志一起的话,我不可能让一个老同志听我的。”

我其实事先知道他会找我谈重新安排车组的问题,所以是有准备的,至于他说的其他的问题,我认为一定程度上是借口,我耐心地回答他:“你现在一下子跟我说了两个问题,一是调车组的问题,一是工作方法的问题;我们先谈调车组的问题,你以前是和ZJ一个车组,你们两个配合得也不错,现在ZJ调走了,你现在就这么几个选择:和我、GL、HJ中的一个人重新组成一个车组,或者当赖子,这你可以自己决定,其他的没有可能;因为其他的车组长期在一起配合,已经形成了默契,重新组合以后可能会不适应;另外,每个车组我都是按强弱精心搭配的,这是从有利于整个中队的工作出发的;安排车组,当然是要有利于你的工作,也要要有利于其他人的工作,我考虑的事情和你不完全在一个点上,希望你能够理解!你可以回去想一想再答复我。”

HZG无可奈何地点头答应了,我又说:“那么关于工作方法的问题,我承认你们工作方法有可取之处,但是你不觉得你们的工作成绩单一吗!?是的,从数据上看,你们的成绩是很突出,但是从案件类型上看,你们的成绩却很单一,主要就是涉毒,而我们其他的车组,虽然在数据上比你们差一点,但是花样百出,除了涉毒的,涉枪、抢劫、盗窃、伤害、逃犯、……,应有尽有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能力的问题!当然,你们原来的这种工作方法比较功利,我也不干涉你们,但是因此你认为其他的同事工作能力不如你,那我就不赞成,工作成绩是要看数据,但数据不是唯一的!再有,你认为我们这样工作不安全,我不同意,我恰恰认为我们大家在一起工作,人多,比较安全,而你们原来的单独行动不安全,……”

谈了一晚上,我还是没有完全说服他,他表示:“这可能是个人有个人的工作方法、习惯,你是队长,我听你的安排,但是我保留我的意见,我考虑好跟谁一个车组以后,我答复你。”

我同意了,隔了一天,他告诉我:“我想好了,我和你一个车组吧!”

就在我们正式成为一个车组以后的第一个班上,我们就成功地抓获了一个涉毒人员,当场缴获‘麻果’800余颗、冰毒40余克,HZG得意地向我炫耀:“怎么样?我说吧!?我的方法还有效果吧?……”

其实,当然我也发现了对方的可疑,还是我首先抓获对方的,我笑了笑,没有回应他。

过了两天的一个中午,我和HZG一起巡逻,我一边开车,一边观察,在仁寿路附近,我发现一个可疑对象,我提醒HZG:“你看那人,有点问题咧!”

HZG不屑一顾:“算了吧!大白天能有什么!?把精神留到晚上再搞吧!……”

我没有理会他,直接将车停在那人旁边,那人扭头就准备走,HZG连忙将其拦下,经过审查,确认他是一个吸毒人员,我们将他移送当地派出所处理。事后,我对HZG说:“我和你不一样,你是守株待兔,从可疑的地方出来的人你都拦下来盘查,瞎猫子碰死耗子,……,而我,是先观察,发现可疑的,就抓住不放,……”

HZG笑了笑,我看得出他还是不服气。又过了两天,HZG开车向他的风水宝地前进,当一辆轿车和我们会车的一瞬间,我注意到对方的驾驶员紧张地瞟了我们一眼,连忙吩咐HZG掉头追了上去,并且将其拦下,那个驾驶员立刻下车,主动询问我们有什么事情,我隔着车子注意到他见什么东西丢到车下了,还有脚往车底下踢,我走到他面前,直接将他控制,并且将他丢弃的少量毒品找了出来,那人无话可说。……

事后,我又再一次解析刚才的经过:“在我们会车的那一刻,我发现他非常紧张,而且,在我们将他拦停以后,他故作镇定,主动问我们有什么事情,同时又悄悄地企图将毒品藏到车的底下,……”

HZG倒也坦率:“这我倒是没有看到,我承认,你的确是有点厉害!……”

一连来的几个工作日,我们的收获都不是很大,全是一些小案子,HZG也开始着急,又主动提出按我的方法盘查;我给他分析:“放心!现在是在严打期间,他们自然会有所收敛,不过,时间一长,他们肯定会跳出来的,……,要有耐心!话又说回来了,如果我们天天都能够抓到犯罪分子,那也太假啦!……”

今天凌晨2:00许,我们在海校附近巡逻,我看见前面一个人鬼鬼祟祟的,推着一辆踏板摩托车(鄂AQ1737)横穿马路,我示意HZG:“是偷摩托车的吧!?”

HZG不大相信:“哪有那么巧的事!?不会吧?”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还是把车开到那人旁边让他停下来,哪知那人(兰福生  男   50岁  硚口锅厂台35号)突然弃车,趁着夜色钻进皮子街的想巷子逃跑,HZG也立刻从车上跳了下去,跟踪追击。我一面呼叫周围的巡逻车支援,一面保护现场。过了一会儿我打电话给HZG:“怎么样啊!?”

HZG气喘吁吁地说:“抓住了!在JJW家附近的一个网吧这里,他真是跑得快啊!还特别有劲!……”

我嘱咐他注意安全,我马上就到。当我赶到以后,我问HZG:“人咧!?”

HZG一指:“我把他铐在网吧里的沙发上啦!……”

我进去一看,大吃一惊!兰福生刚刚用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将铐子撬开正准备再次逃跑,我手疾眼快,立刻将他按到在地,和其他同事一起再次将他牢牢地反铐起来。

在移交案子的路上,我得意地向HZG炫耀:“怎么样!我这双眼睛不白长吧!?我一看就是!……”

HZG心服口服:“我从来都佩服你的眼力,这是有一说一的。……”

我抓住机会提醒他:“我以前说‘在盘查的时候,身上尽量少带装备。’今天怎么样!?你在追他的时候手持电台掉在地上了吧!?你又回来捡,耽误多少时间?人家逃跑,是玩命地跑,什么都可以丢弃;而你,哪一样装备都不能丢,还是放在车上的好吧!?”

HZG点头称是。我接着说:“我还告诉你,不要以为在他眼睛里喷了催泪瓦斯,把他铐起来了就万事大吉了,有时时刻刻盯着他。怎么样!?今天差一点就煮熟的鸭子飞了吧!?再有,你今天在控制住他以后,没有仔细地搜身,他是趁你不注意把手铐撬断了,万一是他突然袭击你咧,你怎么办!?……”

说得HZG是连连点头,再也没有以往的信誓旦旦;看来还是言教不如身教啊!

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以后,我想他一定是受益匪浅,今后肯定会有一不少的长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