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鉴“宝”  

2009-05-23 10:02:36|  分类: 趣闻趣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天晚上,老婆带着丫头去她小姐家串门,一回来就说:“小姐家有一个罐子,好像是古董,你什么时间有空去看看,帮她鉴定一下吧!”
我将信将疑:“她们家有古董!?以前怎么没有听说咧?”
老婆慢慢跟我说明来龙去脉:“是这样的,那个罐子是姐夫的爸爸、妈妈结婚前就有了的,以前一直装猪油在,小姐闲它脏,准备把它扔了;姐夫拦住不让丢,说可能是老东西,兴许值几个钱,我就对他们说你这方面懂一点,几时让你去看看,……”
丫头在一边补充:“妈妈可是在那里把你吹得天华乱坠,你可别去了丢我们的脸啊!……”
我知道,丫头说的是以前我们准备换房,于是到处和中介联系看房;有一次,我和老婆被中介领到一户人家里去了,本来是看房的,结果我盯着人家家里电视柜旁边的一个盘子看个不停;后来,房主人问我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我说:“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,这应该是青花瓷,最早应该是元、明的,当然清朝、民国也有大量的仿品,……”
房主人立刻来了精神,立刻指着柜子里的几个小碗给我看,并且让我拿着看,还问:“你再看看这是什么年代的咧?”
我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比较有把握地说:“这是清代晚期或者是民国时期的吧?”
显然是回答正确,那房主人又高兴地指着一个香炉给我看,我把香炉拿在手里掂了掂,说:“这是宣德炉,是铜的,很重,据说真的宣德炉就是很沉的,因为里面掺了一定量的黄金,……”
结果,我和房主人有了共同语言,在那里大谈青花瓷、宣德炉、……,把老婆、中介凉在一边跑题了好半天都没有言归正传。从那以后,老婆就对我另眼相看了。
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问老婆:“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罐子?”
老婆比划了一下,说:“就这么大,它外面的釉面有好多裂纹,……”
我倒吸一口凉气,心想:姐夫家以前可是大户人家,说不定家里真的什么好东西。我连忙问:“是不是裂纹的密度很大?密密麻麻的?”
老婆说:“是啊!你知道那是什么吗?”
我憧憬着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按最好的结果说,它可能是官窑、哥窑,是宋代的东西;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太值钱啦!当然,清代、民国也有仿的,也有赝品。”
老婆一听,立刻兴奋不已,进一步介绍:“那个罐子底下没有写字,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。”
我说:“没有底款,那就可能不是官窑的东西,可能是民窑的;不过,那时候有的民窑,质量不见得比官窑差,当时有句话‘气死官窑’,就是说有的民窑的质量比官窑的还好!……”说着,我找出《马未都说收藏(瓷器篇)》指着上面的官窑、哥窑的图片问老婆:“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
老婆点着头说:“是这个样子的裂纹。她们家还有一对红木的太师椅,在暗楼上放着,你也顺便看看吧。”
我都差一点乐晕了,怎么一下子有这么多好东西咧!?满口答应。老婆迫不及待地跟小姐约好了时间。
今天我休息,一大早,我就带着两本书去了小姐家;姐夫把那个罐子拿出来给我看,我一看,那罐子胎质不细腻、釉面厚薄不均、胎体也不平整,线条也不柔和,……,一看就是民窑的东西,而且是质量很差、属于可以用锹撮的那种。而且上面还有一些损伤。我委婉地说:“这是普通民窑的东西,质量和官窑、哥窑的没法比,而且年代也不远,大概几十年吧?它的盖子是陶的,不是瓷的,很明显是后来配的,……”
姐夫认为这估计值几百元,我说:“也许吧。”
我翻开《马未都说收藏(瓷器篇)》给他讲解,希望他能够明白那个罐子不值钱。
姐夫又说:“你认识家具吗?我爸爸早年在旧货市场买了一对红木的太师椅,我把它放在暗楼上了,我带你去看看吧。”
我跟着姐夫到暗楼下面,我问:“你怎么弄上去的?”
姐夫说:“还不是我一个人搭着梯子弄上去的!?”
我一听,心里一沉,坏啦!估计这太师椅八成不是红木的了。我爬上去一看,果然!我指着那太师椅扶手的残损处说:“红木家具是不上漆的。你看这里,里面的颜色和表面的不是一样的,说明它外面涂了东西的。”
我端起一把椅子,掂了掂,太轻了!基本确定不是红木的了。我说:“过去的家具以紫檀、黄花梨、红木的为贵重材料,这些都是硬木,很重,你这个太轻啦!当然,大户人家也有用樟木做家具的,上面的光线不大好,上面很多灰,看不清楚,什么时候弄下来了,打扫干净以后好好看一下木纹,看它到底是什么做的。”
下来以后,我翻看《马未都说收藏(家具篇)》给他看,紫檀、黄花梨、红木、铁力木、乌木、胡桃木、楠木、榆木、榉木……的木纹、颜色都不一样,但红木是硬木,应该比较重;你想想,如果用一般的木料做一把一样的太师椅,你觉得重量会是什么样的?我觉得那不是红木的。说着我指着书上的一段给姐夫看:“你看人家马未都,当年年轻的时候和一个女的一起把一个112厘米长的太师椅翻过来看下面,居然还把自己的要扭了,说明那椅子有多重!你看你那椅子,虽然没有他那一把那么大,但端着轻轻松松地,完全没有稳重的感觉,肯定不是硬木的。”
姐夫也没有异议。
在回去的路上,我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婆,把这个遗憾的结果告诉了她,让她安心工作,少做梦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