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打草惊蛇  

2010-07-21 21:38:00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一段时间,我们的警情研判都在强调:在汉阳王家湾周围,经常有人抢项链、耳环。要求加大巡控力度。说得容易,可是要真正做到就难度很大了。这不,昨天晚上刚18:45,就听见指挥中心通报:“在汉阳王家湾家乐福门前,一妇女的金项链刚刚被抢!嫌疑人的特征是:黑衣黑裤黑帽子,徒步,朝玫瑰园西村跑了,……”

我们在汉阳的两台巡逻车立刻闻警而动,不一会儿,就听见HYL在打听里呼叫:“我们发现嫌疑人了!他也发现我们了,他现在朝玫瑰园西村的小区跑了,老郑一个人去追了,我在包抄,快过来帮忙!……”

正在附近的HZH车组立刻表示:“我们刚刚接到受害人,是一个抱小孩的妇女;我们马上就到。”

我也立刻在电台里表示:“不要慌!我也过来支援!……”

我们好快赶到现在,HYL正指手画脚地通报情况:“他发现我们以后就越过花坛从那个方向跑了,我立刻开车在前面堵截,没有看见人,……”

我自信地说:“他肯定躲在哪个楼栋了,仔细搜,争取抓住他!”

我们的突然行动立刻引起小区的群众的关注,纷纷围拢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HZH灵机一动,立刻开始发动群众,向群众通报案情,并且指挥群众在小区的各个进出口把守:“现在我们开始搜,你们帮我们看着,如果发现我们刚才说的特征的人,你们就大声喊!由我们来捉!”

群众对这种违法行径早就深恶痛绝了,根本就不用动员,马上就踊跃参与,一点出谋划策,有的告诉我们嫌疑人的逃跑方向,有的一边纳凉一边放哨,一张天罗地网就此张开。

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脱,我们进行了明确地分工,有的上楼仔细搜索,有的在楼下警戒,我则在外围巡逻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!19:15,小区的一个进出口突然喊声大作,一个黑影夺路而逃,说时迟那时快,小区里面的4个同事立刻向那黑影追去,我接到通报,也立刻驱车追赶;19:20,终于在一个私人小旅店的三楼将走投无路的嫌疑人抓获!

大家将嫌疑人铐上以后,就在他身上搜,力图查获那条被抢的金项链,可是,里里外外地把他翻了个遍,就是没有一点发现;我凝视着嫌疑人,问道:“东西咧!?”

嫌疑人(陈小强  男  20岁  福建人)虽然是满头大汗,却反问道:“什么东西!?你们找什么!?”

我喝道:“我们找什么你不清楚吗!?”

陈小强死撑:“不知道!”

我清楚他是不准备交代了的,立刻安排人在刚刚抓获的地方仔细寻找,我则赶紧返回,沿着他刚刚逃跑的路线仔细寻找,不时有群众过来问我:“何必这样找咧,他跑了半天,到处躲藏,谁知道他的丢了还是藏在什么地方了!?干脆严刑拷打!不怕他不招!……”

我笑道:“那可不是警察的做法!他现在巴不得我们打他,然后立刻好诈伤、耍赖。不能好死了他!”

就这样,我们一直找到了21:30,只是在玫瑰园西村121号的7楼找到了他丢弃的帽子,金项链还是没有找到。带着遗憾,我们将嫌疑人移送琴断派出所处理。

晚上,我们回到单位,大家仍然念念不忘那条项链,我分析:“有可能他丢在路上,把路人捡到了;也有可能是丢在我们抓他的那个旅店的三楼那个厕所里面了,我看了的,那个便坑很深,如果真是这样就有点麻烦了,……”

大家也是七嘴八舌地议论,也一直没有一个肯定的方向。

今天一大早,我就嘱咐HZH、HYL两人:“你们早上还是去琴断所看看,看他们审查出了什么结果,……”

大概11:00的时候,我接到HYL的电话,他兴奋地说:“干部!那人搞定啦(被刑事拘留了)!你猜他把金项链藏在什么地方了!?你猜猜看!”

项链找到了!我为之一振,问道:“你是说项链找到了!?”

HYL难掩激动的心情:“是的!你猜他藏在什么位置!?”

我脑子飞快地运转,突然灵光一闪,茅塞顿开:“他吞下去了!?”

“对!”

我连忙追问:“是怎么知道的咧!?他招了!?”

HYL如释重负一般:“他招个屁!你不知道他有多么顽固啊!不过他现在崩溃了;所里把最近把抢的受害人一个一个地请到所里来,让大家辨认,有人指认他;我看了笔录的,他先是说:‘我知道你们有人证,但是你们没有物证,如果你们有物证我就说!……’”

我冷笑:“太嚣张啦!后来咧!?”

HYL津津有味地讲:“后来分局刑警队也参与了,他们决定即使没有物证,也先把他刑事拘留再说,结果带他去体检的时候,用X光一透视,发现金项链在他肚子里!……”

我听得哈哈大笑,开起了玩笑:“那他们还得想办法让他把项链拉出来!受害人知道了是这样的话,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带这条项链了哦!?那他现在开始招了吧!?”

HYL告诉我:“现在就事论事,这一比他开始招了,我觉得他崩溃了,不过其他的案子还得慢慢问,……”

我提醒他:“从我们昨天掌握的情况看,他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团体!你把我们掌握的情况详细地跟办案的斗一下,这个案子你们还是要接着跟踪,……,另外,你最好把笔录复制下来,我们当资料保存。”

HYL连声称是。

坐在我身边的CL感慨地说:“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把金项链吞下去了,古代不是有用吞金的方式自杀的吗!?那他怎么不死咧!?”

我笑弯了腰。

看来,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