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亮的博客

记录着一个警察行云流水的琐碎,欢迎常来转转!留下自己的脚印!别在我这儿练轻功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!  

2012-02-23 11:07:03|  分类: 绝对控制(精选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直原来都很忙,忙得都没有时间写博客了。好不容易忙完一个阶段,来讲一个好笑的故事。

二月十九日23:30,我带着中队开始上岗执勤。刚刚转钟,我和我的搭档驾车巡逻到仁寿路,在路边,我们看见四个年轻人聚在一起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带着疑问我们警惕上去盘问,几个人看上去也没有明显的嫌疑,只是这么晚了,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呢!?我上车用电台查询这几个人的身份,我的搭档ZJ则在车下控制着这几个年轻人,同时也担负在警戒、观察的任务。就在我查询的时候,我发现这四个人居然有三个都有犯罪前科。我警惕地边查边时不时地注意着这几个人的状态,防止出现突如其来的意外。就在这时,我的搭档ZJ用两手分开那四个人,迅速地从那四个人中间穿了过去,快步向前紧赶几步。我意识到,他一定是发现了明显的问题。我立刻下车,边观察情况边准备策应我的搭档ZJ。

我看见ZJ奔向了一男一女,将他们叫住,并对其盘问。这两人是驾车而来,刚刚停车、准备进入路边的##大厦,很显然,这两个人与先前我们盘问的那四个人没有什么关系;为了不分散精力,我当即让那四人离开,重点对这两人进行盘查。很快就发现这两人有明显的涉毒嫌疑。但从两人的行李、身上却没有发现一点毒品,只是在那男的身上发现了一边折叠刀。为了安全我们讲男的WF铐住,带上警车,继续盘问;同时将那女的WSL与他隔离开。

在盘问前我向ZJ了解了一下情况,原来,ZJ注意到,他们刚刚驾车到达现场,两人下车以后,身材娇小女的拎着两大袋很大、很重行李,男的下车锁好车以后,正准备一起想大厦走去的时候,那男的WF突然发现有警察,他先是一愣,然后独自快步向大厦走去,居然慌得将那女伴弃在现场、任其拎着沉重的行李而不顾。太可疑了!

很显然,WF是我们盘查的重点!我直接问他是否吸毒?

WF犹豫了一下,当场承认吸食了麻果。因为在他们的身上以及行李中间都没有发现毒品,ZJ问:“你的车上有麻果吗?”

WF显得很从容:“车上没有!你们可疑去检查,车钥匙在我口袋里。”还告诉我们那一把是车钥匙。

ZJ也不客气,拿过车钥匙直接去检查他的轿车,我在车上继续盘问WF,这是原本站在我车前的那女的WSL慢慢地向路边移动,我看在眼里,因为还在我的控制范围内,我不动声色,想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。哪知道ZJ再次冲了过去,一把将她铐了起来,直接将她塞到警车上的前排,然后对WF喝道:“我跟你先把车上的东西照个相!你太不老实啦!”

我心领神会,马上明白车上发现了毒品,而且数量还不少。于是一个盘问方案在我脑子迅速形成。我立刻叫来一个车组给我帮忙,然后在等待的时候我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向WF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!?你没有看出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在!?”

WF也知道车上的毒品已经被发现,非常沮丧,现在冷不经听我这样一说,一脸的惊恐,看着我没有说话。我继续说:“你以为现在我们真的想听你说什么吗!?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用说,我们清清楚楚!我们就是想看看你的态度。看看你想怎么了结这个事情。”

WF似乎突然看见了一丝希望,连忙说:“我当然是想你们原谅我撒!我心里有数,我会感谢你们的。”

我笑道:“你感谢我!?你根本就不尊重我,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感谢!?你当我是傻子啊!?你以为我是刚刚当警察啊!?”

WF一脸歉意:“对不住!对不住!是我不懂事!你说要怎么样!?”

我漫不经心地说:“其实咧,我们问的只是一个程序;你可以什么都不说,我们按我们掌握的情况,把证据跟你固定,然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。但是你如果说的话就讲真话,这是尊重!然后你才有机会跟我们谈其他的。我们也才有心情去跟你谈。是吧!?你说我们觉得你把我们当傻子,那我们怎么谈得下去咧!?”

WF连连点头:“那是!那是!刚才是我的错,对不住!你再问,我保证说真话,一句假话也没有!”

我心里有底了,他已经产生了错觉:“车上有多少?”

WF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大概有一千多颗麻果,具体多少我真的记不清楚了。”

我也不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缠,毕竟证据已经在我们手里,我赞扬他道:“唉!这就对了!你住上面?”

WF承认:“是的!我住上面A座908。刚刚租了没几天。”

我问:“里面还有吗?”

WF顿时有些犹豫,我盯着他,心里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,趁热打铁道:“我们会上去看的,在我们上去之前你讲了,这是坦白。在我们上面把东西找出来,你再讲,那是承认。”

WF连忙讲:“我不是不讲!我是在想有多少!好像也有个一、两千颗麻果吧!?具体多少我记不得了,我可以带你们上去看,我告诉你们放在什么地方,你们自己看,是多少就是多少!”

我心里狂喜!有这么多啊!但我还是不动声色:“就那么点东西,你怎么可能记不清楚!?你刚刚租的房子,又没有住多久,东西又是刚刚放进去的。你干脆点!莫遮遮掩掩的!”

WF一脸诚恳的样子:“我真是记不得了,估计是我果子溜多了(吸毒过量),脑子不好使了!反正我带你们上去看呗,我告诉你们放在哪里,我又不隐瞒。”

这是支援我们的JJW、SXG感到现在,我立刻叫来ZJ,先把情况介绍一遍,同时也分一下工:“现在,我们在他的车上查获麻果一千多颗,他自己交代,他住楼上908,房里还有一、两千颗,……”JJW、SXG惊讶地看着我,喜形于色。我继续分工:“我们带着WF上去,SXG就在楼下看着那女的,注意安全啊!”

很快。我们来到908,WF直接告诉我们麻果在床边的抽屉里,我们打开一看,里面就只有用袜子包裹着的两坨,大概有2600颗,JJW问:“还有吗!?”

WF讲:“没有什么了!再有,大概就是在桌上可能有点零的,没有多少。就这些。”

JJW立刻在桌上寻找,果然发现一小袋麻果,大概几十颗。我在一却在想:房间里的毒品都是整包的,包装都没有拆,他不可能‘记不清楚’!他直接‘告诉’麻果放在什么地方,莫非是怕我们自己找!?……

带着疑问,在仔细地讲房间检查一遍,结果在床头柜下面的地上,靠墙的角落处发现一个纸盒,我伸手掏出来打开一看,里面居然还放着两大坨!一看就知道是四千颗麻果!我大喜!大概估算了一下,应该总共有八千多颗。这案子不小啊!我问WF:“这是什么!?”

WF连忙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:“哦!是的!是的!这里还有一点,我都放忘记了!”

正好这时,WF的手机响了,ZJ拿着手机让WF看什么的显示:“这是谁!?这么晚了他找你干什么!?”

我在一边敲打道:“你莫又忽悠我啊!刚才那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,那我们就不好说话了咧!”

WF连忙表示:“不会!不会!……”马上交代他也是涉毒人员,叫ZS。

ZJ命令道:“把他调过来!你莫玩巧啊!”

在我们的控制下,WF跟ZS貌似很正常地聊了几句,并问他:“身上有东西没有?有的话就带点过来。”

ZS表示马上就过来。于是ZJ机警地让JJW赶紧下去,将下面的警车隐蔽起来,然后上来守株待兔。不久,ZS再次打来电话,说是已经到了,让WF下去,他不愿意上来。对于这样的情况,如果用强,也许会惊动对方,于是我们合计了一下,我决定让ZJ、JJW一起下去将ZS拿下,我则在房间里看住WF。

他们下去以后,我在房间里打开电视(我想看看丁俊晖在威尔士公开赛上的决赛情况,可惜还没有找到台),跟WF边等边交谈着,大概十分钟左右,房门被推开,进来一个年轻人,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就只是他一个年轻人,后面没有我的同事,当然也没有上铐。显然他不是被抓上来的。他看见我跟WF坐在床边跟WF聊天,尤其是看到我身体着制服、全副武装地样子,很是吃惊。怔怔地站在门口看着我,不知所措。

这时,我也意识到出现了意外情况!我知道这肯定也是一个毒贩!但我不知道他是谁,而且还不能马上问。更让我头疼的是当时我的铐子已经铐着WF了,我也不能扑上去抓这个年轻人,因为WF的案情比较重大,我必须确保他的安全。我的脑子飞快地转动,我的底线的宁可让这个年轻人逃跑也不能让WF 出现任何差错。但这不表示我就放弃了抓捕他的可能。

我很随意的样子首先打破僵局:“哟!你来了!?”

那人惊魂未定地回答:“哎!”

我仍然没有动一下,一副稳坐泰山的样子,向老熟人见面一样不慌不忙地问:“你怎么才来咧!?”

那人可能是脑子有点乱:“哎!”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。

我笑道:“你站那么远干什么!?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见!站近点!”

那人犹豫着往前挪了一小步,我调侃他道:“你怎么这么怂(胆小的意思)啊!我又不打你!那你过来撒!你不觉得这样讲话蛮费劲儿!?”

那人诚惶诚恐地走到我身边,我突然往前一探身,一把将他抓住,拖了过来,喝道:“蹲下!”

那人吓得要哭,我心里有底了!一脸严肃地警告他:“你跟老子老实点啊!莫把老子搞烦了对你不客气!”

那人浑身发抖,带着哭腔回答:“我知道!我知道!”

我一手抓住他不放、一手在他腰上摸着一边问:“你带签子(刀子、匕首)冇!?”,没等他回答,我就摸到了他腰上别着的弹簧刀,随即麻利地将刀给他下了,扔到墙角。接着讲他按在床与沙发(WF坐在沙发上,我一伸手就可以抓住他)之间狭小的缝隙里,同时命令他:“双手抱头!我现在问你,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讲,听见没!?”

那人连连点头:“是的!听见了!”

我一边思索着,怎么通知我的同事(我不能显示出任何我可能控制不住局面的状况,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),一边问:“你叫什么啊!?”

那人回答:“我叫ZS。”

“来这里搞什么咧!?”

ZS回答:“我来玩的。”

这时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搭档ZJ给我打来的电话,我根本就不接,直接就给挂了。继续问:“怎么晚了,你过来玩什么!?你溜了果子冇?(问他吸毒没有)”

ZS回答:“溜了的。”

我接着问:“你有前科没有?”

ZS:“以前因为抢项链被判了几年。”

我故意拖延时间,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:“被关了几年?在哪里被抓的?被哪里判的?什么时候出来的?现在还在抢没有?……”

ZS正可怜巴巴地回答着,我的同事JJW、SXG押着一个人进来了。我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JJW得意洋洋:“我们一下去,结果看见他鬼鬼祟祟地晃来晃去,上去一问,他说他是捡破烂的,哪有穿这么干净的捡破烂的咧!?而且还带着工具,抽几十块钱一包的烟,肯定是个准备盗窃的!我们查了的,他是内蒙古人,有盗窃前科。”

我问:“ZJ咧?”

JJW一面回答,一面看着我旁边多出来的那个人:“还在下面。”

我立刻安排SXG将那个盗窃嫌疑人看好,让JJW联系ZJ上来。接着让JJW拿出铐子将ZS铐着,然后从ZS口袋里搜出300多颗麻果、二十多颗冰毒。等ZJ上来以后,我们一起将这几个嫌疑人移送派出所处理。

完成移交工作,ZJ得意地跟我说:“我发现我们之间真是配合默契!我给你打电话,你没有接,我立刻就知道你那里有事情了!于是我马上让JJW、SXG上去支援你。”

我笑道:“那是!当时我一个人控制着两个人,而且有一个人还没有上铐,我只能稳住他!你打电话来我什么都不能讲,只能讲电话挂了,这就是暗示你我忙不过来了。我知道你聪明!我什么都没讲,实际上等于什么都讲了,你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JJW大惑不解:“我信你的邪!你是怎么抓住他(ZS)的!?他怎么不知道跑啊!?”

我满脸地得意:“那是!这就得靠我对局面的掌控能力了,在很短的时间里想出最正确对策,这需要有基本功和心理素质。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!”接着,我反问道:“刚才你们下楼是时候,是谁最后出去的?”

JJW说:“是我。”

我嗔道:“你想害死我!?门都不关好,人家就直接进来了,我事先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幸亏我反应快!下次不能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啊!还有,让你们下去抓人,结果我坐在房间里的把人给抓住了,你们搞什么名堂!?”

说得大家一阵哄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2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